金海重工起死回生重回“深海”
時間:2017/9/29 來源:國際船舶網

       初秋的舟山長塗島,海風裡裹着絲絲寒意,綿延4公裡的海岸線邊卻是一片熱鬧,切割區、安裝區、船塢……金海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裡叮叮當當的聲音不絕于耳。

       将時間的進度條拉回到4年前,一方懸水小島上建起的這家浙江最大的船舶企業,正經曆着産業“寒冬”,訂單荒、融資難輪番而來。然後,大量金海重工的債務糾紛湧向了舟山法院。

       舟山中級法院實行“一攬子”化解計劃,采取柔性執行策略,實施分期、分批償還的辦法,不僅讓債權人全部拿到執行款,還讓金海重工得以喘息,慢慢恢複“自我造血”能力,最終重新煥發生機。

       債權人要包車來“讨錢”

       “黃建銘法官您好,您承辦的案件(2013)浙舟執民字第16号有一筆進賬記錄為12000000元,繳款人是金海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請您及時查看。”近日,舟山中院執行局副局長黃建銘收到一條執行案款管理系統發來的短信提醒。黃建銘握着手機,長舒了一口氣,至此,涉及金海重工第一批債務4億餘元已全部履行完畢。

       曾幾何時,金海重工在舟山乃至全國造船行業都堪稱翹楚,連續5年保持百億以上産值,獲評“中國造船企業10強”。然而,從2012年開始,訂單荒、融資難,再加上受金融危機、行業大環境影響,這家明星企業深陷經營危局。“有些債務糾紛其實在2008年左右就産生了,2011年底開始陸續爆發。”黃建銘介紹,大部分債權人與金海重工都有業務往來,之前看到船廠還在生産,所以不是特别着急,等到船廠生産經營出現困難,債權人紛紛表示“等不了”了,陸續向法院起訴。

       截至2012年底,舟山中院及下轄基層法院受理的涉金海重工的案件已經達200餘件,拖欠的債務少則幾十萬元,多則數千萬元,總标的額超過4億元。

       轄區内多家法院協商後決定,涉及金海重工的系列執行案件統一由舟山中院制定執行方案,實現一攬子化解計劃。

       2013年上半年,黃建銘帶領執行團隊首次踏足金海重工,實地查看企業的經營狀況。“金海重工下轄3個廠區,發展高峰時期,僅長塗島廠區就有2萬多工人。但是我們去的時候,别說船廠裡,島上都人煙稀少,廠區已基本處于停産狀态,隻有不到2000名工人負責設備維護。”黃建銘說。

       企業沒生産就沒有現金流,債權人見欠款難以要回,情緒異常激動。杭州的一家鋼構企業被拖欠了3000多萬元材料款,導緻自身資金周轉出現問題,瀕臨破産。法定代表人三番四次找到舟山中院,要求法院盡快強制執行,甚至還準備租4輛大巴車載着工人們來舟山“讨錢”。

       質疑聲中法院使出“活查封”

       “案件受理之初,質疑聲不斷,企業有廠方、有機器設備,賬戶裡有資金,為什麼不查封、不凍結?”黃建銘說。執行過程中,凍結公司賬戶,然後進行司法劃扣确實是非常簡單有效的,也有外地法院在執行涉金海重工案件時采取了這樣的方式。“一些債權人要求舟山中院也這麼做,甚至開始向浙江省高院、最高院信訪,要求法院強力執行,幫他們要回欠款。”但黃建銘覺得,直接查封、拍賣固定資産,确實有可能幫債權人要回部分執行款,但肯定無法連本帶息全部要回,而金海重工這樣一家大型船企,則很有可能因此就徹底倒下。

       為此,舟山中院副院長宋存國帶領執行幹警深入走訪調查了金海重工,詳細了解了企業的現金流、資産負債情況。在對金海重工的大額固定資産、銀行貸款進行彙總核實後,舟山中院發現,雖然起訴金海重工的案子很多,但大多數涉及工程款、材料款,銀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反而極少,因為控股股東海航集團也希望能“救活”金海重工,出現危機後一直代為支付銀行貸款利息以及員工工資。更重要的一點是,金海重工擁有國際先進水平的船舶制造設備和得天獨厚的深水岸線等優勢,在技術能力、産品結構、生産工藝等方面也有較強競争力。

       最終,舟山中院決定通過“放水養魚”的方式,在不影響生産經營的情況下,對金海重工有關财産實施“活查封”。股東、政府、銀行、法院都在想方設法幫助這家船企脫困。

       一份沒有簽字的“承諾”

       2013年夏天,舟山中院經過反複斟酌、深思熟慮之後,抛出了“一攬子”執行計劃——由金海重工出具保證書,承諾在4年之内分16期償還清全部債務。

       此舉不僅僅是針對已經立案的200多起案件,現有和未來受理的所有涉金海重工的執行案件均采用同一履行标準。另外,根據計劃,針對情況特别複雜的債權人,金海重工需要“一對一”協商盡快解決,而标的額50萬元以下的案件,原則上半年内履行完畢。“如果不按照這個執行方案履行義務,屆時法院将采取查封等強制執行措施,金海重工不得提出異議。”黃建銘介紹說。

       這個計劃的有個“特别”之處:履行進度依賴于金海重工的“承諾”,而不簽署相應的“和解方案”。一時間,不理解的聲音滿天飛,“既然答應還錢了,為何不簽字?”“案子和解完了,法院竟然沒出具和解書!”

       黃建銘解釋,這是一個整體打包的執行計劃,4年分16期可以說是一個最低标準,“以後如果企業經營形勢好轉,法院可以督促它履行更多的比例。如果雙方一對一簽字和解,那麼隻能按照協議推進,反而拖慢債權人要回欠款的速度。”事實上,不簽字恰恰正是為了保護債權人的利益。

       “這個解決方案有效防止出現執行一案、破産一家企業、下崗一批職工的問題,既保證了仍有發展潛力的企業繼續運轉,又維護了企業員工的合法權益,還能讓申請人的權益得到充分滿足,實現了多赢 。”宋存國說。

       超級船廠重回“深海”

       2013年春節過後,外地員工陸續返回公司,投入緊張的生産當中,休眠的廠區又發出了往日忙碌的聲音。

       2013年10月底,金海重工籌集的第一期執行款1200萬元如期進入法院指定賬戶。随着一筆筆執行款項如約履行,債權人再也沒有發出過質疑。

       事實也證明,這個沒有債權人簽字的“承諾”,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金海重工走出低谷後,經營越來越好,不僅按約還清了本金,而且把利息也還上了,所有債權人沒有出現一起信訪、上訪。那家一度準備包車來追債的杭州公司,在2年内便提前追回欠款,順利保障了公司的經營。

       2016年,金海重工實現工業總産值169.6億,同比增長15%。2017年上半年,金海重工獲得6艘19700噸II類化學品船、4艘208000噸紐卡斯爾型散貨船等訂單,手持訂單躍居全國第五,成為名副其實的超級船廠,重回“深海”遨遊。

       “下階段,将在最短時間内追物量、趕進度、保交船,争取2017年取得更好成績。”金海重工的公司生産負責人說。